韋伯學說的當代詮釋【三】

發布時間:2018-12-29 21:47            

(提醒:本文系讀書筆記,原文全部摘自出版書目,僅供學習愛好者閱讀分享,不含商業、盈利目的。請尊重原書版權,勿用作他途。)

馬克斯.韋伯(1864-1920)

參考書目:《韋伯學說的當代詮釋》,顧忠華著,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

《韋伯的經濟社會學——經濟理性主義與資本主義》

[經濟社會學]是韋伯相當重要的領域。[資本主義]以一套經濟體系的運作作為其最明顯的表征。究竟現代以資本為主的這樣一個經濟形式,會帶給人類社會哪些沖擊?它會怎樣發展?

圖一、資本主義

一、經濟行動的社會學范疇(一)“經濟行動”

19世紀的理論家指出,經濟取代了宗教、政治而成為現代社會最主導的力量。從世界史來看,經濟,尤其是資本主義,已是影響整個人類社會走向不可逆轉的力量。

1、韋伯經濟社會學的目的

韋伯的經濟社會學,希望分析“經濟行動”的社會學關聯;也就是從社會學角度來看“經濟行動”。經濟行動在某種意義上是我們與他人的交換,或者在一套規則之下(如市場)與別人互相交往的社會行動。

那么,如何把“經濟行動”的社會面凸顯出來,就是韋伯經濟社會學的方向。

2、韋伯的具體做法

凸顯經濟行動的基本社會學關聯,具體做法有兩種。

(1)歷史的——經濟行動是在“大社會”的范圍里研究它的變遷。韋伯在研究“資本主義的興起”這個題目時,探討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子,為什么只有在西方才會產生“資本主義”這套經濟生活模式。

(2)經濟活動——韋伯也要在他的社會學理論范圍內給予“經濟行動”應有的位置。他所做的不是一個經濟理論,而是對于“經濟行動”的社會學關聯,加以概念的澄清,在概念上形成一個分析架構。

在《經濟與社會》這本書中,談的就是社會學研究首先怎樣去界定我們研究時所運用的范疇和概念。韋伯并不想提出任何經濟理論,而是對經常使用的概念加以定義,同時分析經濟面向里若干最基本的社會學關聯。

3、韋伯對“經濟行動”的描繪、界定

(1)“經濟行動”的定義——

可稱為“經濟取向”的行動,是指行動者按照其主觀意義,指向以“效用”的形式來滿足需求。

我們希望有一些資源能滿足我們的需求,這是最基本的經濟概念。另外,還有所謂的“經濟行動”,其意味著行動者和平地運用其控制資源的權力,并且有計劃地達成經濟的目標。

(2)可見,“經濟”分為兩個范疇:經濟取向、經濟行動。

不管哪一個,這些經濟行動絕非純粹的心理現象,所有的經濟行動都有其特殊的主觀意義,亦即此主觀意義建構了相關過程的統一性,使得行動因此得以理解。比如,當我們用貨幣購物時,就已經觸及了整個社會供給與需求的關系。所以它不是一個純粹的心理現象,而一定是在一個大的經濟架構下運作。

它必須包容現代式的“營利經濟”。人類社會自古以來即存在經濟行動,我們都會用資源來滿足我們的需求。但是如果只是這樣分析,就無法理解“現代經濟”的意義,因為現代經濟有很多是利潤導向的,就是這種營利動機,使得經濟行為超越了單純的消費需求而追求利潤。

(3)在這個意義上,韋伯把“經濟”的形態分為兩大類:自然/需求經濟、營利經濟。這是根據桑巴特的分法。

①“自然經濟”追求的是滿足需求,有其效用與用途就行,比如衣食住行。

②“營利經濟”則是市場導向,其中“價格”具有調節供需之間調劑的機能,跟物物交換社會中每一個東西皆有其一定的交換價值不同。當供需關系發生變化,某一物品的價格就會隨之變化。這種用價格來調節的機能,其背景是“營利經濟”。

圖二、工業革命

(二)技術、效用、經濟機會1、“經濟”≠“技術”

韋伯提出“經濟”與“技術”必須區分。

經濟行動是指有目的、計劃來達成,有如兩點之間選擇一個最短的途徑;經濟不是單純的一個技術問題。技術問題通常是在用某些手段能達成某些成果。純粹技術問題不用考慮成本;經濟問題則要考慮成本、供需及價格等。

2、“效用”

“效用”指某種財貨或服務可以滿足我們的需求;人對“效用”的追求是“經濟行動”的最基本要素。

3、“經濟機會”

韋伯進一步說明,取得[對財貨、服務的“效用”支配和處分的權力]的機會,稱為“經濟機會”——這是韋伯經濟社會學的基本概念。

在經濟的范圍內,我們所謂的市場競爭,即是這種機會。“經濟機會”也牽涉到習慣或實際利害狀況,抑或傳統或法律所保障的社會秩序。韋伯經濟社會學的特色,即通過[處分權]或[支配權]的概念把“純粹經濟行動”與“社會制度”結合在一起。如果考察古代和現代經濟機會的異同,則必須考察古代的經濟情況允許哪些“經濟機會”存在。

譬如,中國古代的鄉紳、士大夫最有機會買土地、當地主,此經濟機會是因為在政治制度上這些鄉紳、士大夫有那樣的權力取得這些資源,這是一個經濟機會在傳統或封建社會中所表現出來的形式;而在現代社會中,資本家和大企業亦特別有機會取得大量資源。這就顯示了“經濟機會”的不同形態。

圖三、中國古代小農經濟(三)典型的“理性經濟行動”1、“經濟行動”的分類

韋伯主張經濟行動可分為兩種,即“理性的經濟行為”、“傳統的經濟行為”。

理性的行動,是指有一套特定的行為模式;其他的行動都是傳統的。“理性的經濟行動”亦是如此理解。

“傳統”無所不包:從最本能的覓食行動,到傳統固定的技術能力(在現代大量工業生產方式之前的種種經濟行動),都稱為傳統的。可以確定的是,在人類幾萬年的歷史中,存在一種較受制于自然狀況下生產的“傳統經濟行動方式”,人類的理性成分并沒有充分發揮在經濟的范圍內;直至西方的轉變,克服傳統生產方式后,才發展出真正的“理性行動”。

但我們不能因此認為韋伯將“傳統”與“現代”分開來處理。韋伯說,理性的經濟行動使人們在遠古時,也知道運用管理、且以注重效率的方式去從事經濟行動。

2、典型的“理性經濟行動”

韋伯從四點來談從古代迄今逐漸形成的“典型理性經濟行動”——

①儲蓄:經濟行動者有計劃地將現有一切可運用的資源分配給現在及未來;

②尚知能分散投資風險:經濟行動者還能將資源有計劃地按其重要性分配到不同的使用領域。

③經濟行動者有計劃地制造產品,并能按預期獲得較支出成本為大之收入。

④經濟行動者有計劃地通過與他人“結社”而擴大自己對“效用”的處分權,這也是今天所有“股份有限公司”的基本形式。

這些理性的經濟行動,促使人們對資源更有效地運用,是創造人類高度文明的物質基礎。

圖四、宗教改革

二、資本主義的結構條件(一)經濟行動理性化的歷史考察

韋伯很關心的是,“理性的經濟行動”如何克服根深蒂固的傳統。 “傳統”扎根于生活之中,那么人類從什么地方產生突破的力量?為什么社會會變?為什么會有新的技術,甚至有資本主義文化的出現?

1、傳統觀點

在十九世紀,要解釋資本主義為何會出現,最流行的兩個看法是:一個是人口增加,另一個是貴金屬流入。前者認為人口逐漸增加,生存空間變小,競爭也增加了,因此需要更有效率的生產方式,像資本主義這樣,才能解決人口問題。后者則是地理大發現而向外擴張,導致許多貴金屬的流人而促成了社會的變化。

2、韋伯的反駁

韋伯認為這些說法并不可靠。若和其他社會比較,像人口的增加,中國人口的增加速度在十七、十八世紀比歐洲快多了;再者像貴金屬流入,中國也有。——因此這兩個原因不足以解釋資本主義的出現,雖然它們也有作用,但仍需配合其他因素。

韋伯并不是完全忽略唯物的觀點,而是在上面兩個觀點的基礎上又提供幾個條件:地理關系、時間的因素、城市因素、戰爭的需要、奢侈品的需要、產生資本主義的重要因素為合理的永久企業(企業一成立之后,便是一長久的經營,而經營就需要記載盈虧的合理簿記技術,這些都隨著西方社會的發展,一步步提供資本主義繼續發展組織的條件)。

3、韋伯:“資本主義精神”才是突破傳統的根本力量

韋伯談到了“資本主義精神”的發展,反駁了一種比較唯物的角度,而提供比較精神層面的解釋。

除了外部條件之外,還要補充合理的精神、處事態度的高效率、理性化及合理的經濟行為。韋伯認為,這些東西才是突破傳統的根本力量。

其他的因素,在非西方社會中都可以找到,卻只有西方產生了經濟行動的理性化,突破了傳統主義的阻礙,達到了資本主義大規模的生產及經濟的理性主義。在西方以外,看不到理性化的現象,尤其重要的是精神因素,像經濟倫理便和西方的宗教改革有莫大關系。

整體而言,韋伯并沒有在唯心或唯物之間,選擇其中一種立場而批判其余。

(1)韋伯從西方歷史中看到了[基督新教]的產生,新教的產生提供了特別的處事態度和行為模式,而這種處事態度又影響了面對經濟時的態度,所以才會促進了資本主義的興起。

(2)韋伯又討論世界各宗教的經濟倫理(儒教、道教、印度教、猶太教),這些不同的宗教都代表著不同的處事態度、世界觀、精神哲學,也代表著不同的經濟類型。他從這樣的比較當中,探討西方的“經濟倫理”究竟有何獨特性,而此獨特性又是如何表現于資本主義精神上、并造成[資本主義系統]。

(3)這套經濟系統,在變成機器正常運作之后,就算“資本主義精神”不存在,它依然自己會動;就像現在西方的資本主義,也許已沒有強烈的宗教意識,但它已不是今日資本主義運作的主要力量。

圖五、工業標準化的車間

(二)韋伯談“資本主義結構”的兩層觀點

在談到資本主義結構條件下,韋伯有兩層觀點:

①從[經濟倫理]的角度來看[資本主義起源]的問題。

韋伯認為,“經濟行動的理性化”在早期處處籠罩在“傳統主義”之下,若沒有一種特別的精神力量便不足以打破傳統的限制;所以韋伯特別注重卡爾文新教所提供的經濟倫理,是一種改造世界、宰制世界的特別力量。

②在第二層觀點下,經濟便獨立了;縱使沒有“經濟倫理”,一個“經濟系統”依然能運作自如。

基本上,這兩層觀點在韋伯歷史和理論的研究上都相當重要。他并沒有一概而論“經濟倫理”對資本主義運作完全不可或缺,并不是粗糙地斷定所有的資本主義產生都要依賴“經濟倫理”的作用,只強調其對“初始條件”的重要性。

圖六、《摩登時代》劇照:自動喂飯機

(三)現代資本主義的系統本質

在上述的觀點里面,韋伯談到的是:現代的資本主義社會里頭,經濟已經成為獨立的一個系統。在近代的經濟體制里面,早期的宗教根蒂早已消失。

1、歷史的考察

到了十九世紀,早期充滿宗教意味的資本主義已經告終,現在是一個鋼鐵時代,一個“系統”高過一切的時代,行政方面有一套官僚制、工廠里面有一套生產線,每個環節都有精密的設計。經濟系統已是如此堅固,“經濟倫理”已經可有可無。據此,則“經濟系統”的運作遠超過“經濟倫理”的重要性。

韋伯又認為,宗教影響到經濟是一個歷史的事實,是西方歷史的一個重要關鍵;宗教原來是個理性化的力量,經過它的媒介讓經濟行動逐漸理性化;但是宗教本身也逐漸退出歷史的舞臺,此時已經變成非理性的力量。科學取代了宗教,成為理性化的力量。

2、韋伯的悲觀主義情緒:個人面對機器的無力

韋伯從個人自由的角度看,在銅墻鐵壁的時代,個人無法去面對龐大的機器(包括國家機器、經濟系統等已經充分理性化的組織),個人在其中只是一個小螺絲釘,人的行為只是為了順應系統的要求。過去,新教徒渴望成為[職業人(Berufmensch)],現代人則是不得不成為[職業人]。

這種悲觀主義使韋伯認為,現實中這個世界已經充滿形式理性的計算,包括勞動成本的商品化等,因為可計算,所以毫無意義可言。在現代社會中,意義的追尋需要由“卡里斯瑪”來完成。

3、總體評價韋伯的關切:時代的診斷者

韋伯看到,資本主義的發展本身代表一個“理性的力量”,它可以把世界“非理性的魔咒”加以鏟除。但這部機器太厲害了,它運作到后來,人們只有在空洞的機器中白白轉一圈,每個人對其生活的意義無法從經濟行動中獲得。

韋伯對“現代性”并非一味贊揚。在現代性中每個人都有些苦難,而意義喪失、工具性的人際關系盛行等現代社會的負面代價,韋伯已經預見到了其愈演愈烈的趨勢。

Copyright ? 2018 食堂售飯機 浙ICP備16004969號
china 农村妇女nomex